您的位置: 首页 > 军事> 「去玩网」艺术家50岁后开始用薄脆的陶瓷做豆腐块

「去玩网」艺术家50岁后开始用薄脆的陶瓷做豆腐块

[ 发布日期:2020-01-10 09:31:53] 浏览人数: 4867

「去玩网」艺术家50岁后开始用薄脆的陶瓷做豆腐块

去玩网,一个人的恶作剧,甚至说小恶毒

都是人性里面所特有的

你想抹杀它,是不可能的

十六七岁读中专时,老师不许留长发,方力钧干脆剃成光头以示挑衅,将老师气得暴跳如雷——那是80年代初,到今天他光头了三十多年。十年后,那个调皮捣蛋爱打架的少年,成为“玩世现实主义”的代表,在威尼斯双年展上大放异彩,那时候他还是圆明园画家村的盲流,朋友们称他“老方”。再后来,“老方”每年都有十来个个展,甚至更多,作品拍出天价……五十知天命,他开始用薄脆的陶瓷做作品,用水墨勾勾画画当年的老朋友,这一年“老方”在武汉两次举行大型个展,老友重逢。方力钧面对面接受了yt艺术云图的独家专访。

▲ 方力钧陶瓷作品

yt:我在展厅里看到,您这几年新做的陶瓷作品,

因为特别薄、特别脆,搬运过程中会有一些残损的碎屑,

这影响作品本身吗?

方力钧:这个作品本身的程序就是从无到有,对观众来讲,它从窑里出来的时候,是最理想、最完美的状态。它在最好的状态被看到,但是你只能看着它慢慢地毁灭,慢慢地完蛋。就像人的生命一样,是向死而生。这是跟我的平面作品最大的不同,平面的作品可以收藏,甚至还可以增值,赚一点钱,但是陶瓷是一个体验的作品,而不是一个收藏的作品。无论你赚多少钱,无论怎样去收藏,你的生命是一个毁灭的过程。对应的,有没有艺术作品,像人的生命一样,也可以体验这个毁灭的过程?

▲ 方力钧作品局部

yt:在这两年的访问中,您常提到“健康”这样的说法。

跟这种感悟有关系吗?

方力钧:主要是指营造自己的心理状态。有的时候,我不想太关心外在的经营,如果没有一些具体的方法来经营自己的内心,可能我们的心很快就要发臭了、发恶了。但是我们依然要站在一个什么制高点上,去谴责别人、约束别人。比较起来,我现在承认自己是一个不完全,或者是不完美的人,但是我内心至少不积压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▲ 方力钧 - 1993年圆明园福缘门新村

yt:这跟年龄有关系吗?

方力钧:我觉得没有,这是人的一生所面临的重大主题之一,可以说是最大的主题。如果你没有意识到的话,无论工作还是生活,都会搞得一塌糊涂。

▲ 方力钧作品

yt:您常常在创作里恶作剧一下,

是不是这样给生活制造点趣味?

方力钧:因为这个世界应该是越来越自由、越来越广阔的,而不是从伦理、道德、审美上,把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萎缩,越来越狭小。我们每一个人在生活里的具体做法其实是很重要的。一个人的恶作剧,甚至说小恶毒,都是人性里面所特有的。你想抹杀它,是不可能的。既然这样,还不如让它挥发出来,省得变成一个定时炸弹,或者变成一泡特别恶臭的东西。无论从个人方面,还是从我们与这个世界的关系看,我觉得都应该有这样一些作为。

▲ 方力钧 - 1992年,在圆明园画家村的生日晚会上。右起:王强、宋永红、宋永平、方力钧。

yt:这几年画朋友越来越多,

是越来越怀念那种友谊?

方力钧:以前我是拒绝给张三李四画像的,现在画朋友,有很多生活细节会涌出来,你可能已经遗忘的细节,它重现了。你在这个过程当中很饱满,这种细腻和饱满,也是作为一个画家的一种福气。这比画一个陌生人,一个空洞的对象要幸福得多!

▲ yti - 1992年,方力钧在圆明园工作室

yt:想起过去的事儿,

什么会让你心里一愣,有所触动?

方力钧:比如说已经忘掉的一些承诺,可能被想起来了;有时候想到对方在什么时候做了那种傻事,你会很坏,会设计一下把他搞得更狼狈一点。但是整体上来讲,你又会觉得,有这样的朋友很幸运。比如说他过生日,或者是曾经答应过人家的事情,但是因为喝酒喝多了,或者是见面频繁了,你的承诺忘记了,没有兑现。那么这时候回过头来,希望哪一天,把这个事情了结了。

▲ 方力钧画王广义

yt:画了这么多年光头形象,

画朋友的时候,也会勾上几根头发。

方力钧:其实有的时候是出于对朋友的尊重,比如说你早上出来,很认真地挑了一个发型,精心地梳好了头,到了我这儿就给你弄成了秃子。朋友可以接受你这种玩笑,但不能过于不尊重。有时候,我就是恶作剧,比如说在一个秃头上面画几根毛,甚至会写上“我也会画头发”。各种可能性都有,因为创作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有一些是往既定的方向走,有一些是即时的态度和情绪,可以把它显露出来。

▲ 方力钧作品局部

yt:您在武汉是不是有很多老朋友?

方力钧: 我来武汉是比较晚了,大概是2000年前后。但是从80年代到今天,可能从我做学生的时候起,武汉都是一个特别让人崇敬的城市和地域。因为这里活跃着一群艺术家和评论家,很多人当年都在武汉工作过。包括艺术家王广义,他现在的户口都还是武汉人,比如说像魏光庆、曾梵志等等;批评家和理论家更多了,像过世的黄专,还有彭德、皮道坚、鲁虹。还有既是艺术家又有公共身份的傅中望、冀少峰等等。在全中国来讲,无论是规模和质量,都非常重要,并且都是非常严肃的艺术。

▲ 方力钧 - 1995.2

yt:这几年您国油版雕各种形式都在创作,

像2016年就在武汉做了两次大型个展,

我们看不到的您的状态是什么?

方力钧:这几年基本上是一种疯狂的状态,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喜欢的工作里面,进展了那么多,对自己还是比较满意。当然一直以来展览都很多,每一年都希望把展览压缩下来,不要太多,因为自己辛苦,大家也很辛苦,而且影响创作的时间。你的速度转得越来越快,在这个漩涡里面时间长了,是很辛苦的。

yt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✎ 资料整理赵成帅、图片由艺术家方力钧授权

betway体育app下载